爱乐资讯 > 电视 > 正文

决赛时刻投票断崖式下落?”红人”王菊的出道危机

时间: 2018年6月23日 下午12:17 来源:新浪娱乐
导读:  新浪娱乐讯 还有不到8小时,第一季的《创造101》将迎来总决赛,而这也意味着,最后杀入前22强争夺最后11 […]

  新浪娱乐讯 还有不到8小时,第一季的《创造101》将迎来总决赛,而这也意味着,最后杀入前22强争夺最后11个出道位的女团候选人的厮杀进入倒计时。

  在以女团创造人点赞数为最后出道依据的赛制规则之下,这些候选人的粉丝们也在进行最后的搏杀。谁能成功占据出道一席之地?谁又能占据C位?每日实时公布的点赞数据也在刺激着战斗日益白热化。有的选手的粉丝团集资百万只为决赛阶段集中投票,有的粉丝大佬狂砸五十万只为让爱豆C位出道……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场正在进行最后的疯狂。

  但在这最后时刻,曾经在网络爆红出位的王菊的人气却意外地展现出了“疲软”之态。在最后一周的动态点赞排名中,她的排名始终在15位开外游走,甚至一度跌到了18位。

  但在过去的几周时间里,王菊这个名字却俨然是时下最为火热的社交话题。从替补、旁听、末尾垫底一路逆袭,以“黑马之姿”完成了从“全网被黑”到“正当红”的绝地逢生,并成就了节目slogan“逆风翻盘”的最佳代言人。这位黑黑壮壮的女生不仅颠覆了传统选秀偶像的审美标准,以“独立”、“个性”、“有趣”的魅力出位,并带动了“菊言菊语”、“菊粉”等亚文化风潮的兴起,王菊无疑成为101女孩中最具话题和人气的存在之一。

  但在以投票数据定成败的比赛规则里,为什么“最红”的王菊却并不代表一定会出道?在排位呈现断崖式的下坠的背后,其实是在网络造星语境里,偶像制造工业和非主流“红人”王菊以及她背后的非传统偶像粉丝所身处的尴尬错位:经过短期爆发的舆论狂欢后,大众关注度盛极而衰,流量被过度消费掏空后,大量路人粉退潮,真爱粉后继无力,被捧为“亚文化偶像”的王菊的出道前景似乎并不明朗。

王菊王菊

  集资百万冲刺  排名竞争激烈

  女团创始人的最后battle

  23日中午12点,《创造101》节目组官方公布最新一轮女团候选人的点赞投票数,这也是决赛前最后一轮实时数据。在这份排名中,前三甲依然是人气岿然不动的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而此前的“人气王”王菊却维持了名次原地不动,依然排名在16位。

  比赛即将进入最后冲刺阶段,能否挺进前11位顺利成团出道,赛况迫在眉睫。各家选手和粉丝间的竞争也到了白热化阶段,但这看不见硝烟的激烈厮杀中,曾经活跃的菊粉们似乎疲软了。

  在前期的比赛中,王菊曾两度闯进11强出道位,最高的时候一度跃至了第二。但在决赛阶段的这周里,王菊的人气和点赞数并不乐观,甚至出现了大滑坡,始终徘徊在下游位置。从官方平台的粉丝数据来看,目前排位前三的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在官方平台的粉丝人数已经超过了三百多万,而王菊的粉丝人数却只有一百多万。而她的点赞票数更为人担忧,在她的点赞贡献榜上并不像其他选手那样都是后援会粉丝团的身影,大多数都是个体,除了最大贡献者投入了33万点赞票,而这也仅排在在所有选手的粉丝贡献排行榜上的第45位。而其余菊粉2万、3万的应援值对比其他高位选手的票仓显得相当朴素。而王菊的粉丝集资状况似乎一直也不如别家活跃,在应援平台owhat上,关于王菊的应援项目并不如别家那般如火如荼,而最多的一笔集资成绩也仅在10万左右。

  而对比明显的是,其他选手的粉丝却在为最后的决赛做着最后的努力。孟美岐的排名在比赛过程中一直稳据前列,被认为是出道C位最有力的争夺者。但在这几天排位中,她的势头一度被同是高人气选手的吴宣仪超过。这两位同公司同团出道的“姐妹”,在背后粉丝的点赞支持之下,一度呈现微妙的较量态势。节目中最具争议的杨超越在曾经一度跌至第8,有网友质疑她个人实力难以担起女团出道位,但粉丝却用点赞数为其强势证明,她的点赞数一路反弹目前已经重回第三。

  根据规则每人每天可以为每位选手投11票,如果购买价值18元一张的官方会员定制卡将额外加132个赞,投票将在23日22:00截止,最终在直播的总决赛中将根据点赞票数高低决定前11女团出道位。而这也意味着到了最后的决赛冲刺环节,这已经赤裸裸地成了一场金钱、粉丝应援的较量角逐。

  为了在最后关头送偶像出道,各家粉丝后援会卯足了劲儿并展现了令人咋舌的经济应援实力。点开几位点赞数位于前列的选手,在她们的应援贡献榜前列的大多数为各家应援会,它们疯狂地为偶像投出了几十万的点赞值。

  以目前排位第一的孟美岐为例,她的贡献榜前十均为各大粉丝联合会,最多的后援会为其投入了99万点赞,排在第十的后援会也为其贡献了48万的点赞。换算成人民币,各家后援会为了这次总决赛均投入了30万-60万不等的真金白银。而这种现象同样出现在吴宣仪、杨超越等高人气选手的贡献榜上。

  而这些为了应援投入的资金来自于粉丝的应援集资,根据各家陆续公布、以及粉丝应援集资平台的数据显示,集资最多的孟美岐、吴宣仪家的粉丝已经为各自偶像筹集了超过百万人民币用于最后的“c位争夺”。此前网友曾统计了各家粉丝的应援集资数据,孟美岐粉丝在短短十小时内就成功筹集到了77万人民币,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有粉丝大大前后为孟美岐投入了超过50万人民币,只为让山支大哥稳坐c位。

  除了金钱投入的轰炸,心理和舆论战也在不断地上演,徐梦洁、傅菁在此前的比赛排位中几乎从未进入前11出道位,却在决赛阶段一鸣惊人双双挤进前11,而相对应的此前人气一直稳定的sunnee和高秋梓却后续乏力,持续多日徘徊在出道位外。据熟悉饭圈应援的粉丝的透露,因为之前比赛排位的票数在最后决赛阶段会被清零,一些实力和财力并不强势的粉丝团们选择了在前期保留实力,将集资应援集中在决赛阶段发力。而微妙的是,就在决赛前夕,网上却突然出现了一大波关于徐梦洁“纹身抽烟并非甜美女孩”的扒皮黑料帖,而傅菁在强势崛起后被意有所指地影射了,是与其背后财力雄厚,由王思聪主导的经纪公司香蕉娱乐有关。

  在官方制定鼓励的点赞竞争机制规则之下,在女团候选人的粉丝们为了爱豆能顺利出道拼足最后一股劲的激烈背景音之中,此前在社交媒体上一夜爆红的王菊和她的粉丝们似乎尤为的平静,而这也让目前排名不佳的王菊成团出道之路更为的莫测。

  非传统偶像出身 亚文化icon

  “菊姐”的诞生

  这样的数据与此前火热形成了颇为残酷的对比,仅仅就在上一周的节目中,王菊才以总排名第2的成绩挺进总决赛。一路走来,从以旁听生资格踢馆失败到替补进节目排位99名,再到第2名,在经历了踢馆、被淘汰、复活等“奇迹般”的过程,王菊放卫星式的晋级速度,与其一夜之间的火爆网络,得到无数网友的支持和点赞,曾让不少人质疑王菊是领了所谓的“天选剧本”,但无论是官方还是选手本人皆否认了“剧本”一说。

  她的走红在外界的解读中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这个在初登场时长的黑黑壮壮,并且对着镜头散发着强烈野心的女生,其实并不符合传统意义上“女团偶像”的形象定位,这也在最开始令她被不少网友吐槽和质疑。但随着节目镜头的深入,王菊强势的舞台和直接生猛的个性彰显,让不少网友开始pick到了这位一反传统的女生的魅力之处,而她性格中所彰显的“独立”、“自信”的魅力也切中了不少粉丝,她开始经历了“从黑到红”的转变。

  正在巴黎留学的小吴在王菊初登场踢馆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她,但那会只觉得她台风很野,还谈不上喜欢,只是因为在这群女孩子里她确实显得有点格格不入,“黑黑的,胖胖的,但她身上那股杀气让我很赞赏”,因为小吴平时也是欧美diva粉,当时就觉得这个女孩子一定不是池中物,但第一轮结束后王菊并没被选上,小吴也并没有继续在意。

  直到abby退赛王菊以替补顺位被打捞回来后,对着镜头说的那句“她放弃的,是我梦寐以求的”,这一句霸气的宣言一下子就击中了小吴。

  “我自己也是一个为了梦想一直在努力的人,我当时就记住了她”。

  跟大多数粉丝一样,小吴最开始也只是把这档节目当作娱乐节目关注,并没有想过要真情实感地追随甚至投票点赞。但在第一次公演舞台后,王菊因为格格不入的形象和舞台风格,而被不少网友谩骂和质疑,网络上全是黑她的表情包,最著名的“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就是出现在那个时期。

  但这却激发了包括小吴在内的不少粉丝的“逆反心理”,“作为路人真的看不下去了,大家都在投那些白白甜甜的女孩子,王菊完全被当成异类在歧视”,于是抱着“打抱不平”的心态,小吴开始和几个留学生组了个粉丝群,大家一致决定开始打捞王菊。在小吴看来,在欧美diva的粉丝社群中,制作各家diva的黑表情包非常流行,因为好笑又好玩,而在王菊的身上,便有这个潜质。“其实初期只是觉得跟主流趋势作对好玩,不想跟大众沦为一样的审美”,从那个时候开始,小吴开始决定捞这个练习生,只是他没想到王菊在节目中一路逆风翻盘,几次濒临淘汰边缘又顽强复活,而她几次面对嘲讽展现的“自嘲”精神,以及身上所特有的“独立”、“自我”、“高情商”的魅力也在不停吸粉,“真的好争气、太打鸡血了”,小吴就是这样一步步成为王菊的粉丝。

  而他的经历也代表了大部分王菊粉丝的心路历程,不少粉丝都对新浪娱乐表示,自己喜欢王菊正是喜欢她身上与众不同的一面,是敢于做自己,做自己最美的精神。“敢于自黑自嘲、敢于正视自己,把自己和别人的不同发挥到了极致,有种酣畅淋漓大快人心的感觉。”

  在成为粉丝后,小吴和他的朋友们开始在朋友圈和微博每天为王菊打call拉票,每天有组织地制作和转发这些有意思的物料内容。

  王菊的粉丝们甚至还发明了所谓的“菊言菊语”,在成立所以的官方组织里,他们的名字自带“菊”字的id,并在群里不停用着各种带有“菊字”的“黑话”和专属表情包,而这一系列组织、语言的完善,也让“粉王菊”成了当下最有趣有流行的现象。从黑到红,从被骂到被力挺,在王菊身上体现的不仅仅是一个单纯选秀素人选手所能的爆款现象。王菊俨然成了一种“亚文化”的潮流,甚至有不少外媒都开始纷纷报道、这种现象,将其定义为打破“常规”的icon。

  学者吴畅畅此前在接受新浪娱乐的采访时表示,王菊走红的现象具有很强烈的社会学意义,她代表一种社会情绪,唤起了强烈认同感,在现在所谓的阶级固化,大量的社会情绪趋向淡漠的情况之下,王菊已经突破了大家对她外表的批评,大家对她的追捧也不仅仅限于审丑的问题上,而是突破了过去所谓的选秀节目当中的审美趣味。建立在实力基础上的反女团工业化标准的外表,迎合了年轻人的“反主流”集体无意识。”

  王菊身上被定义为与“传统偶像”对峙的反叛特质似乎也注定了她所能吸引到的粉丝群体与其他人气偶像选手不同:她的粉丝并非传统的日韩偶像粉丝,没有经历过传统偶像应援模式的经验训练,他们是一群被“王菊”所代表的反主流文化标签所聚拢的“非典型粉丝”。

  真情实感还是网络跟风?

  粉丝们,一边在强化一边在分化

  从曾经的全网嘲到成为风潮,王菊崛起的背后显然少不了粉丝的活跃。粉丝小A本来是王菊的路人粉。在王菊现象最活跃和爆红的时候,因为好玩他曾加入了三个“菊粉”粉丝群,在那些几百人的大群里,每分钟是跳动着最新的话题和消息。粉丝们被统一要求名字里带有“菊”字,说话则是风格相似的菊言菊语。

  在这种有趣的社群作用下,王菊的粉丝曾经一度很活跃。在这些成分复杂、规模庞大的粉丝群体,以及辐射甚广的营销传播方式一度为王菊带来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在小A看来,王菊的热度高峰出现在36强晋级的那期节目后,因为有消息称,排名36位的王菊名次岌岌可危,在那段时间里王菊粉丝呈现了极为高涨的投票热情,群里每天都在不停地刷各种投票文案和信息。粉丝们不仅自己投票,还安利身边的朋友投票,甚至还在网络上发起诸如“漂流瓶拉票”等方式,也经由各大营销号所转发,成为了一种有趣的社交现象,更加推动了王菊人气热度的高涨。而在这些粉丝热火朝天的安利、拉票、点赞的形式之下,当期投票截止后,王菊从中游排名一下逆袭到了第12名,甚至在第9期一跃成为了第2。

  小A也曾为王菊投过不少票,但并没有为投票花钱。按照官方规则,每位粉丝每天都可以为选手投上11个赞,如果购买一张会员卡将有额外的点赞机会。网友“菊贵人”就曾号召过身边的亲戚朋友同事一起投票,在他的安利之下,这些“路人”会去微博看节目看段子,“很多也就变成了粉丝”。而网友“沈菊庄”就曾通过漂流瓶和外卖软件留言等方式给王菊做过安利、拉过票,但他们都跟新浪娱乐表示,自己并没有为王菊花过钱投票。

  粉丝中当然也有愿意为之投入金钱的,在外留学的小吴因为投票渠道不便,主要的投票的形式就是购买官方平台的定制卡,为了拉动身边的“菊外人”,他甚至还包了很多人的投票费用,“花了一千人民币左右吧,我觉得这些钱花的值得,尤其是菊姐的热度,让我觉得每一分钱都有出到位”。

  身为某appCEO的然是王菊官方doki的点赞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女团创始人,前后为王菊贡献了超过33万的陪伴值,总计购买了超过20万人民币的定制卡。

  除了自掏腰包,她还在自己的app里为王菊投放了拉票banner公告,号召app的用户去给王菊投票,据她表示这个广告位价值15万一天,她决定不计成本地投放一个月,“就是闭眼去投,作为公司老板,那么辛苦赚钱,为的当然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然甚至还发动了自己的员工,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给王菊投票,凭投票截图可以迟到10分钟。据她估计,她个人贡献的点赞数加上员工点赞以及动用的app资源,“差不多有100多万个赞是有的”,而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导致了王菊在第九期节目中以第二的成绩强势上位。

  有网友私信问她为什么如此疯狂的“肝”王菊,在她看来是因为“王菊的长相并不是主流审美,这个社会包括我还有大多数人都是一样的普通长相,她在做着我们这些普通人都不敢做的事情,所以我pick的不是她是自己。”

  跟大多数的菊粉一样,这也是然第一次如此疯狂的花钱追星。在小吴看来,对于“打榜”和“投票”,王菊的不少粉丝们并没有太多经验。“她的粉丝大多没混过饭圈,在大群里我们也从来不做组织众筹这些所谓饭圈里的规则,集资都少的可怜,都是自己买卡,自己支持。我觉得真爱菊粉们是很愿意主动为菊姐砸钱打榜的。”他说,“要知道绝大部分的菊粉真的是第一次追星,不懂饭圈那套打投啊控评啊什么的套路。”

  但相比其他女团候选人的后援会们动辄几百万的集资,王菊粉丝的集资并不多。在其他女团候选人的贡献排行榜上,前十位大多数是各家后援会、个站,而只有王菊的排行榜中大部分都是个体粉丝,而王菊贡献榜首位的然砸入20多万多所贡献的33万个赞,与那些前列选手们后援会动辄99万、60多万的点赞,更是无法类比。

  “所以你也看到了,王菊有现在这样的菊面真是是粉丝们一口一口奶出来的,就算有天菊姐真的成为一个流行巨星,我也不会加入饭圈的,我觉得退回一个路人粉很好,会默默支持她,买她每一首作品,去看她演出就挺好。”小吴表示。

  而这种粉丝属性也让王菊的粉丝发生巧妙的分裂:一方面他们被同一个“反传统”的偶像所吸引,有着鲜明的属性,在“菊粉”这个亚文化标签下不断强化身份认同。但另一方面,在面对主流选秀的“投票决定出道命运”的惯常逻辑,他们并不熟悉且并不认同,也缺乏一致的目标和驱动力,从而在内部从而分化出了不同的声音。

  与大多数身处后位的候选人的粉丝一样,有的菊粉在面对目前落后的颓势也倍感焦急,在官方页面下仍然有不少粉丝在呼吁“救救菊姐”,并仍在不断的努力呼吁集资和投票。

  但更多的粉丝在面对“是否希望王菊成团”的问题时,很“佛系”的表示其实并不希望王菊成团,而是单独出道。

  “我不觉得她能成团,我也不希望。如果在前11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她去担任什么位置,除了C位我觉得菊姐在任何位置都会被压低光芒。但C位肯定是孟美岐她们的,毕竟孟美岐吴宣仪她们之前出过道,无论样貌,才艺,对镜头的态度,甚至个人的表情管理都是成熟的,所以很容易就能俘获粉丝。”小吴理性地跟我们分析,“从我个人出发,我更希望王菊自己出道。正是因为国内这种类型艺人少,现在国内群众对明星的审美早就麻木了,永远都是白白美美瘦瘦,如果未来在国内还是一个模子去造星,真的太无聊了。其实你看像吉克隽逸,万妮达,她们也属于偏欧美范儿的实力艺人,也发展得很好,我觉得慢慢地这样的艺人会越来越多的。”

  “能出道就好啦,就算不能出道也希望她能solo出道。”像然这样为王菊投了大量票数的“大佬”也表示没有一定要第一或者C位出道的心态。

  而这种部分真爱粉和大量路人,以及目标分化的粉丝属性,让王菊的粉丝在需要真金白银为候选人投票的混战时候,似乎很难敌的过那些有着明确目标、丰富应援投票打榜经验的粉丝们。

王菊时尚大片王菊时尚大片

  热度减退  消费过度

  “爆红”后的尴尬冷场

  在成功晋级22强的女团候选人中,绝大部分女生的背后都有着或大或小的经纪公司专门为其打造培训保驾护航。孟美岐、吴宣仪所属的乐华娱乐被公认为业内打造偶像团体运营最为成熟的经纪公司,其与韩国方面在偶像培养包装方面有着深度的融合,而孟美岐和吴宣仪本就是已经成功出道的女团成员,在参加节目之前本就拥有了数量可观的粉丝,在实力和人气方面本就具有压倒性优势;饱受争议的杨超越尽管实力不济,但在参加节目前她也是经由过经纪包装培养的直播女主播,在网络平台具有一定的粉丝。而赖美云更是以定位为电子国风女团sing的成员身份出道,因“电子”、“国风”、“偶像”等概念标签,其在“b站邱淑贞”的称号拥有一众拥趸;此前人气平平但在决赛阶段点赞值一路逆袭的傅菁的则来自于香蕉娱乐,该经纪公司最为出名的莫过于创始人王思聪雄厚的财力背景。

  而作为前22强中唯一的个人练习生,王菊并不具备这种优势。她拥有的似乎就只有这些靠节目播出后所吸引的粉丝们,菊粉的“非战斗粉丝”在这样的“比赛”中本就没有经验,而一路助推着王菊逆袭成功的热度和人气也在逐渐消退,这也让“红人”王菊在终场比赛中处于下风。

  赛制已经接近尾声,有粉丝仍不忘放弃最后的挣扎,在某个王菊粉丝群里,有粉丝愤而呼吁到:“别家集资多则上百万少则十几万,我们集资仅一万多,黑粉嘲笑说我们集资糊到极点,没有活粉,有也不会为菊姐花钱!”、“菊姐被全网黑,Doki涨幅跌到倒数第五,路人粉严重流失。”但回应者却寥寥,这与此前最鼎盛时期,粉丝群里热火朝天的讨论形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A已经陆续退出了这些粉丝群,原因在于他一开始纯粹就是抱着“围观菊粉安利王菊很有趣”的心态加入了这些群组,但慢慢他发现这些群刚开始还会是在讨论王菊,后来大多数的时间都在交友、八卦、吐槽,偶尔还会有关于王菊的消息,再到最近这些群渐渐的就少了动静,曾经1分钟数百条消息的热闹场面已不复存在,现在每天也仅仅只有几条拉票文案的热度。

  随着王菊一路逆袭和爆红,不少曾在王菊危机时刻出手打捞过她的路人粉们也在渐渐退场。在进36时,岌岌可危的王菊曾引发了大量的粉丝共情和“拯救”,其中就包括小一,他给王菊连续投了六天票,每天22票。在他看来,虽然王菊的舞台魅力值一般,自己并不粉她。“但她的态度和谈吐ok,值得小小pick。”但等王菊一度冲上了榜单第二名,情况就不同了。小一很明确告诉新浪娱乐,他给王菊投票本来也就是因为手上的票足够多,但决赛阶段将不会再给她投,因为在最后的存亡时刻,王菊的崛起将意味着“威胁到自己真正喜欢的选手了”。

  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时代,王菊的爆红和消减似乎就在一夜之间。在菊粉“沈菊庄”看来,前期大量的投票消耗了太多粉丝热情,“什么网站投票啦,地铁投票啦,小红书投票啦,太多了”。此前,王菊粉丝曾靠着大量的投票,力助王菊拿下了某护肤品和《创造101》合作的点赞榜,成功地为王菊争取到了地铁的宣传资源,也靠票数优势成功助推王菊参加了“只有少数上位女孩”才能参加的粉丝见面会。但层出不穷的投票提前耗空了本就松散佛系的菊粉,而不花钱只安利的“人海投票”方式也在一次又一次的投票面前逐渐萎缩并败下阵来。以至于到了需要真金白银和极大热情去肝票数的决赛阶段,粉丝们的战斗力已经大不如前。

  知名音乐博主“音乐车祸现场”对王菊的状态并不乐观,他也担忧王菊因为前期的高人气而被捧杀和过度消费。事实上这种担忧不无道理,而王菊爆红后一些来路不名的“营销”方式也在消费着她,除了正常的媒体报道和粉丝打call,有太多产品和营销号在借着“王菊”的名义搭乘热度。甚至有人在见到王菊后,还曾让其帮帮忙推荐自己的公众号。

  在“车祸”看来王菊前两周的爆红现象只能算是一种粉丝文化,“很多人觉得好玩或者跟风参与,很多粉丝也不想要什么态度,纯粹就是好玩,就是一种互联网的狂欢。”

  因为据他的观察,在他所在的王菊粉丝群里,已经没人在群里给王菊拉票了,新晋的表情包是陈芳语。“我对很多人是真喜欢王菊还是抱着一种看笑话的娱乐态度,我非常存疑。”在他看来,王菊的热度将很快褪去,““虽然王菊是很有很有趣的人,可是她唱歌和跳舞还是缺点火候,她唱的即使修过音也能听出不太稳,王菊缺乏人格以外的实力吸引,而亚文化群体本就喜新厌旧的很快。”

  王菊的粉丝也有着同样的担忧,但他们又有着相对乐观的心态。对本就不期待王菊成团的然来说,她能否进前11的结果并不重要,“现在已经到尾声了,不存在会不会淘汰,还能不能在101舞台上唱歌跳舞了,反正已经走到最后了”。而小吴则很理性的分析了“未来”:可能她也只是一时的热度,比赛结束后王菊的热度肯定没那么高了,但还是希望不要消退的那么快吧,还是希望菊姐能有个好发展,毕竟王菊现在也算是出圈了。”

  就目前王菊的排名而言,其出道成团的形势并不乐观,距离比赛结果还有不到8个小时,她能否再一次上演逆风翻盘的人气奇迹谁也无法预测。但对于已经经历过一次尴尬的“人气起落”的王菊来说,在最开始被黑的焦头烂额到一夜之间被塑造成某种文化现象,再到迅速地被“抛弃”,她或许始终都身处于被动的位置,而这也许是她在进入娱乐圈后所需要学会面对的第一个课题。

  (蒋顺发/文)

(责编:Koyo)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邮箱不会公开,当您的评论有新的回复时,会通过您填写的邮箱向您发送评论内容。 必填字段 *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爱乐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977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