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乐资讯 > 电影 > 正文

好莱坞屡遭黑客入侵 诺兰或许最不可能“中招”

时间: 2017年8月6日 下午8:57 来源:信息时报
导读:如果说有谁“中招”的可能性最低,克里斯托弗·诺兰相信是排在前列的,因为诺兰的保密工作向来做得很好。

  专题策划/撰文Kinray

  近年,黑客入侵好莱坞已不是新闻,最新的受害者是HBO,遭到泄密的作品包括正在热播的《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等。事实上,自从黑客事件屡屡上演之后,好莱坞电影公司已经做足了各种保护措施,但还是有点防不胜防的感觉。不过,在好莱坞导演之中,如果说有谁“中招”的可能性最低,克里斯托弗·诺兰相信是排在前列的,因为诺兰的保密工作向来做得很好,这在好莱坞业界乃至影迷之中是出了名的。

  《敦刻尔克》是如何做到守口如瓶的?

  对于克里斯托弗·诺兰,外界最为认同的说法恐怕是“诺兰出品,必属精品”,诺兰也正是用作品一次次证实这个说法的正确性。然而,大家对于诺兰作品的问世流程恐怕也是很熟悉的,当诺兰最初公布要拍的下一部作品的时候,外界对于这部作品的了解就只有上映日期,譬如正在北美热映、9月1日才在中国内地上映的《敦刻尔克》。

  两年前当诺兰敲定开拍的时候,唯一对外公布的消息就是2017年7月21日的北美上映日期,在之后的近一年多时间内,有关《敦刻尔克》的拍摄和制作消息都近乎无声无息,直到进入上映前几个月的宣传期,诺兰才慢慢放出一些必要但相当有节制的消息,要想一窥《敦刻尔克》的全貌,唯有走进影院。那诺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敦刻尔克》的保密工作究竟是怎么做的?

  600人团队

  仅20人左右能阅读剧本

  英国《卫报》对于诺兰的成功曾有这样的评价:“在信息时代,无法被复制和粘贴的东西的价值水涨船高——比如秘密、原创点子、曲折的情节,以及摄影图像的完整性。”可以这样说,诺兰的所有电影从开拍之初都只存在于他的脑海里,《敦刻尔克》也不例外,这也就意味着《敦刻尔克》的剧本是保密工作的第一环,有超过600人的团队为《敦刻尔克》工作,但只有约20人能够阅读到整个剧本,其中包括摄影指导、艺术指导、第一助理导演和道具管理员。

  诺兰对剧本的严格保密也让团队里的人必须改变以往的工作习惯,艺术指导斯特凡·克里山德是在影片开拍前6个星期,才被允许接触剧本,而且只能阅读一次,“这跟我以前工作过的剧组真的非常不同,以往我总是第一时间就能拿到剧本。”斯特凡·克里山德之前跟不少大牌导演或是大热系列电影合作过,如詹妮弗·劳伦斯主演的《饥饿游戏》系列、奥斯卡最佳导演马丁·斯科塞斯执导的《雨果》,甚至惊悚电影《惊天魔盗团》,他都无一例外提前接触到了剧本。不过,斯特凡·克里山德也表示,在没有拿到《敦刻尔克》的剧本的前提下工作,并不比那些第一时间拿到剧本的电影更有挑战性,“这并不艰难,只是换一种不同的工作方式而已,当然你也必须习惯另外拍电影的方式”。

  那斯特凡·克里山德如何做到诺兰想要的电影风格呢?斯特凡·克里山德表示:“那就是必须信任与你工作的每一个人,像艺术设计师和美术设计师等等。”对于有机会接触到剧本的斯特凡·克里山德来说,他表示既幸运又有压力,“当你读到剧本后,一方面会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另一方面也会意识到,要跟自己部门的工作人员解释你所读到的东西,所以又要努力不忘记任何东西”。这样一来,诺兰对剧本的保密要求能够传达给团队的每一个人。

  影像与相片都被严格控制

  在诺兰的剧组里,剧本保密仅仅只是第一步,诺兰对任何涉及到影片泄密的环节都是做得密不透风。在《敦刻尔克》长达几个月的拍摄时间里,没有任何有关于影片的影像或是图片被提前曝光。要知道,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今天,对于偶遇者或是有心的拍摄者而言,要想做到完全保密都是难度相当大的事情,但诺兰的《敦刻尔克》就做到了滴水不漏。

  在《敦刻尔克》的剧组,除了诺兰之外,几乎没有人能看到拍摄的影像,所有影像都由一个无线传播器传到只有诺兰能观看的地方。布景师奥克塔维奥·塔皮亚表示:“那看起来像个上世纪80年代的收音机,通常当你在一个像《敦刻尔克》这么大的剧组工作的时候,你会见到很多的影像监视器,而且能看到拍摄出来的成像,但在《敦刻尔克》剧组是看不到这样的情景。”奥克塔维奥·塔皮亚也是在影片开拍前一个月才见到剧本。

  不令人意外的是,在《敦刻尔克》的剧组也是不允许随便拍摄的,在整个剧组中,奥克塔维奥·塔皮亚和场记史蒂夫·格尔克是仅有的两个被允许在剧组拍照的工作人员。曾经有一个服装部门的工作人员,差点因为拍了一张士兵服装的照片而被解雇,奥克塔维奥·塔皮亚说:“这真的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诺兰的保密得力跟他的习惯有关

  其实,诺兰对于保密的偏执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敦刻尔克》只是诺兰保密得力的最新例子。从第一部长片《追随》开始,诺兰就对自己的作品保护有加,即使当时他受限于名气,不得不去亲自推销自己的作品,他都是拿着胶片版本去推销。

  等到了他拍《蝙蝠侠》三部曲的时候,诺兰已经算是小有名气,即使面对华纳这样的大平台,诺兰还是固执地保密着影片的消息。按照当时超级英雄电影的拍摄套路,华纳肯定是希望时不时放出《蝙蝠侠》电影的消息,不过这种做法在诺兰那里行不通。等到《蝙蝠侠》三部曲大获成功之后,诺兰的话语权得到进一步的加强,这时候跟诺兰合作的人都明白,要想跟诺兰合作,就必须按照诺兰的节奏,2006年的《致命魔术》、2010年的《盗梦空间》和2014年《星际穿越》,诺兰对于影片的保密控制都是相当成功的。

  偏爱胶片拍摄有原因

  如今,数码拍摄在好莱坞大行其道,不少大导演都在试用最新的数码拍摄技术,譬如李安拍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詹姆斯·卡梅隆拍摄的《阿凡达》系列等。诺兰虽然也在自己的影片中采用了很多的新技术,但在某些方面还是更偏爱采用传统手段,譬如对胶片的偏爱,“我不认为数字摄影已经发展到可以抓住胶片能够展现的东西,胶片能更好地抓取、展现情感”。胶片对于诺兰而言,不仅是保证电影在视觉和情感方面有更好的呈现,同时也是他为保护自己的影片加了一道保险,“我们把电影留在胶片上,当我要给其它人看拍摄效果时,我就给他们放胶片,所以你很难把我的电影偷走”。

  近些年,黑客之所以屡屡得手,固然与电影公司存在的数据保护漏洞有关,当然也与存储的介质有一定的关系,诺兰显然从介质存储方面就不想给黑客留下可趁之机,“我不会把用胶片拍好的镜头制成DVD,我的文件不是以数字或其他任何形式储存起来的”。跟诺兰合作多次的汤姆·哈迪表示:“一切都秘而不宣,只有他想要透露的时候才会透露出来,但是他做的东西一定有鲜明的诺兰风格,我没办法告诉你,诺兰的电影可以期待哪些东西,我觉得这是他的魔力的一部分,他的独特之处。”或许这也正是诺兰的电影总能给观众带来新鲜感和惊喜的重要原因所在。

  基本不跟网络打交道

  在黑客入侵好莱坞电影公司的案件中,黑客除了窃取视频资料之外,还截获了不少电影公司高层往来的电子邮件,其中也涉及不少关于电影拍摄的机密资料,但这些黑客手段对诺兰也无用武之地。诺兰曾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从不用电子邮件,也不用手机,“我从不用电子邮件,因为我觉得它对我没有任何帮助。我不想被手机烦,但我离手机也从不会超过两步远。在考察拍摄取景时,我身边通常会有10个人,每个人都有手机,所以人们要联系我很方便。我刚入行时,没多少人有手机,我也没有,我从没为手机操过心。而且我运气比较好,一直在工作,若需要时身边总会有人拍我的肩膀,递给我电话。其实我真的不喜欢手机,因为没有手机,我就有了时间去思考。你懂,一旦有了智能手机,只要有10分钟的空闲,你就会开始玩手机”。

  与此同时,在社交网络发达的今天,不少剧组或是导演都喜欢在社交网络发布影片拍摄的进展,但诺兰显然不属于这一类导演,尽管诺兰有着数量庞大的忠实追随者,但是在任何的社交平台,都不会找到诺兰的只言片语,因为他没有跟粉丝或是观众交流的习惯。

  更多的时候,他都是将所有东西守口如瓶,直到他觉得可以向外公开的时候,他才将隐藏了很多好东西的“糖果屋”慢慢公之于众,诺兰的粉丝显然已经习惯了他的套路,因为诺兰总能带来高水准的作品。

  跟诺兰合作的人讲述有关保密的事

  肯尼思·布拉纳

  在《敦刻尔克》的拍摄过程中,只有为数不多的人能够接触剧本,即使是接触到的人也有着各种“限制”。

  在片中饰演博尔顿将军的肯尼思·布拉纳(上图)说:“导演将剧本装在信封里直接给我,剧本是一沓不能拍照复制的红色纸张,上面还刻了我的名字。然后每当剧本有做出修改,我就必须飞到洛杉矶直接把剧本交还给他。我觉得我好像在拍间谍片”。

  汉斯·季默

  这位好莱坞最负盛名的电影配乐作曲家之一,与诺兰有过7次的合作,其中既有诺兰执导的《蝙蝠侠三部曲》《星际穿越》《盗梦空间》和《敦刻尔克》,也有诺兰监制的《超人:钢铁之躯》。即使是长时间的合作者,诺兰并没有给汉斯·季默特殊的待遇,诺兰甚至有过只给汉斯·季默一页纸的剧本,就让他作曲的经历,诺兰没有告诉汉斯·季默影片的主题和表达的情绪,汉斯·季默还是给了诺兰想要的东西。汉斯·季默曾表示:“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大家都说诺兰对于他的电影好隐密。我认为如果要做出好作品,隐密性一定要有的,我们的工作就是应该要给观众们惊喜,而我们有时候觉得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隐藏这个惊喜。”

  马修·麦康纳&蒂莫西·柴勒梅德

  曾与诺兰合作《星际穿越》的马修·麦康纳,曾说起他与诺兰的第一次见面,当时他们谈了3个小时,却一个字都没有提剧本,“(当时)我不知道片名是什么,也不知道影片讲什么,我就这么加入了。我和诺兰在他的办公室交谈了3个小时,关于影片的事一个字也没说,直到我离开,也不知道影片的任何信息”。

  之后,麦康纳在拍摄《真探》的片场拿到剧本,当时送剧本的人递给他一个锁着的公文包(里面是剧本),在原地等着他去看剧本,“大概5个半小时后,我把公文包还给了他”。

  在《星际穿越》中少年汤姆(马修·麦康纳儿子)的饰演者蒂莫西·柴勒梅德也说过:“我一直很想跟朋友们讲自己饰演的角色,但是剧组让我签了保密协议。我是在剧组看的剧本,剧本是不能带回家或是其它的地方,剧本上还做了很多好玩的东西,太神秘了。”

(责编:kita)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邮箱不会公开,当您的评论有新的回复时,会通过您填写的邮箱向您发送评论内容。 必填字段 *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爱乐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97700号